怎么看待库哈斯提出的“建筑学消亡论”?

ikuku问答栏目-半月答招募志愿者啦
1
0 投票
时间: 2017年 4月 21日 分类:半月答 作者: 半月答团队 (420 积分)
更改标签 2017年 5月 2日 作者:一本正经的疯癫

2个回答

0 投票
在我看来建筑学在快速的科技及社会的发展下, 越来越清晰。 从“上帝”到“人”的转化
已回复 2017年 4月 22日 作者: 好玩而已 (1,600 积分)
+1投票
库哈斯是在自己获得普利兹克奖的获奖发言中说到这个“建筑学消亡论”,时间刚好是千禧年(2000年)这个关口,我来回答这个问题,不如来看看库哈斯原文是怎么说的,因为我所见的所有关于这段话的中文资料都不是原文,这就让我好奇了~,下面我将原文中相关的段落翻译过来:
“……,我十分感谢评委对2000年普利兹克奖的评语,里面将我描述为一种新的关系的定义,是介于理论与实践、建筑与文化情景之间的。这确实是种我希望尝试的感觉。虽然我不善于对未来预测,心里总惦记着现在,让我们推测一下接下来的50年间——2050年的建筑学,如果我们幸运的话,这会很快到来。
有一项发展可以肯定的就是,在过去三年里,砖加水泥模式(brick and mortar B&M)逐渐发展为鼠标加水泥模式(click and mortar C&M,这段话可以理解为实体经济像互联网经济发展),传统零售变成了电子零售,我们毫不夸张这些事情的重要性,相对现在建筑的这些偶尔的辉煌,虚拟领域已经以一种野蛮和混乱的方式宣称自己将以我们做梦都想不到的速度来生长与扩张。几十年来,又也许是数千年来,我们建筑师都拥有着强大和原始的竞争力,然而我们在现实世界中无法想象出的社区将在虚拟空间蓬勃发展。我们在现实中划定的领土和界限会很快被电子世界里那些迷人和灵活的领域而融合与超越。
……
除非我们打破对真实、公认的建筑学的依赖作为我们思考所有问题的方式,从最政治的问题到最实用的问题,把自己从永恒中解放出来,来应对更为迫切、即时的新问题,如贫穷问题、自然的消失问题,不然的话,建筑学可能将不会持续到2050年。”
从上面库哈斯的发言可以看出来,所谓“建筑学消亡论”是有前提的、是有时代背景的,前提是除非我们破除对传统、正统建筑学的认识,从“永恒的命题”中解放自己去面对迫切和即时的问题,而时代背景如库哈斯所说的是互联网刺激下虚拟领域的蓬勃发展(这一点在2000年不幸被库哈斯言中,虽说2000年不算早,但也算不算很晚),那么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建筑学到底会不会消亡呢?
这个问题还是让库哈斯自己来回答,在去年(2016)库哈斯来北京参加《癫狂的纽约》中文版的一个读书会,当时我也在现场,当时有一位对谈嘉宾问了库哈斯这个问题:建筑学会不会消亡,库哈斯回答:“首先我觉得对建筑的未来是很乐观的,无论资本会是怎么样,建筑学其实代表了一种探索、一种精神,也是一种工作方法……,建筑是一种无止境的、研究工作也是无止境的、对社会和时代的探索也是没有界限的,所以从这个角度看,不认为我们会受政治、资本太大的影响,建筑学是是有自己的生命力的,建筑是可以继续被期许下去的。”
好了,库哈斯这个回答还满意么?看来我们可以“再干五十年……”
已回复 2017年 5月 5日 作者: F伯爵 (600 积分)

谁在关注...

谁在关注...

665 问题
814 回复
375 评论
3,055 用户